主页 > 阅读技巧 > 《书读完了》–读书摘录(1)国学阅读的整体策略

《书读完了》–读书摘录(1)国学阅读的整体策略

        不好意思,有一个月时间都没有更新博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变懒了,读了不少书,但懒得做笔记,总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转入正题,这段时间看了不少书,最好的一本书是金克木的《书读完了》,我以前在关于国学和历史一些感悟这篇文章说过一些自己的看法,而看了金克木的书之后才知道,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人这样做了。这本书进一步完善我的理论和看法,是2010年中看过的最好的书,今天从书中摘录些片断,跟大家分享。

        对金克木这个人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维基百科,这才是国术大师级人物,绝对不是什么徐秋雨能比的。


        有人记下一条轶事,说,历史学家陈寅恪曾对人说过,他幼年时去见历史学家夏曾佑,那位老人对他说:“你能读外国书,很好;我只能读中国书,都读完了,没得读了。”他当时很惊讶,以为那位学者老糊涂了。等到自己也老了时,他才觉得那话有点道理:中国古书不过是那几十种,是读得完的。说这故事的人也是个老人,他卖了一个关子,说忘了问究竟是哪几十种。现在这些人都下世了,无从问起了。

        中国古书浩如烟海,怎么能读得完呢?谁敢夸这海口?是说胡话还是打哑谜?

        我有个毛病是好猜谜,好看侦探小说或推理小说。这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我却并不讳言。宇宙、社会、人生都是些大谜语,其中有层出不穷的大小案件;如果没有猜谜和破案的兴趣,缺乏好奇心,那就一切索然无味了。下棋也是猜心思,打仗也是破谜语和出谜语。平地盖房子,高山挖矿井,远洋航行,登天观测,难道不都是有一股子猜谜、破案的劲头?科学技术发明创造怎么能说全是出于任务观点、雇佣观点、利害观点?人老了,动弹不得,也记不住新事,不能再猜“宇宙之谜”了,自然而然就会总结自己一生,也就是探索一下自己一生这个谜面的谜底是什么。一个读书人,比如上述的两位史学家,老了会想想自己读过的书,不由自主地会贯穿起来,也许会后悔当年不早知道怎样读,也许会高兴究竟明白了这些书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倒相信那条轶事是真的。我很想破一破这个谜,可惜没本领,读过的书太少。

        据说二十世纪的科学已不满足于发现事实和分类整理了,总要找寻规律。因为总向理论方面迈进。爱因斯坦在1905年和1915年放了第一炮,相对论。于是科学,无论其研究对象是自然还是社会,就向哲学靠拢了。哲学也在二十世纪重视认识论,考察认识工具,即思维的逻辑和语言,而逻辑和数学又是拆不开的,于是哲学也向科学靠拢了。语言是思维的表达,关于语言的研究在二十世纪大大发展,牵涉到许多方面,尤其是哲学。索绪尔在1906年到1911年的讲稿中放了第一炮。于是本世纪的前八十年间,科学、哲学、语言学“搅混”到一起,无论以自然或人类社会都仿佛“条条大路通罗马”,共同去探索规律,也就是破谜。大至无限的宇宙,小至基本粒子,全至整个人类社会,分至个人语言心理,越来越是对不能直接用感官觉察到的对象进行探索了。现在还有十几年便到本世纪尽头,看来越分越细和越来越综合的倾向殊途同归,微观宏观相结合,二十一世纪学术思想的桅尖似乎已经在望了。

        本文开始说的那两位老学者为什么说中国古书不过几十种,是读得完的呢?显然他们是看出了古书间的关系,发现了其中的头绪、结构、系统,也可以说是找到了密码本。只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的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总是累积起来的。因此,我想,有些不依附其他而为其他所依附的书应当是少不了的必读书或则说必备的知识基础。举例说,只读过《红楼梦》本书可以说是知道一点《红楼梦》,若只读“红学”着作,不论如何博大精深,说来头头是道,却没有读过《红楼梦》本书,那只能算是知道别人讲的《红楼梦》。读《红楼梦》也不能只读“脂批”,不看本文。所以《红楼梦》就是一切有关它的书的基础。

        如果这种看法还有点道理,我们就可以依此类推。举例说,想要了解西方文化,必须有《圣经》包括《旧约》、《新约》的知识,这是不依傍其他而其他都依傍它的。这是西方无论欧、美的小孩子和大人在不到一百年以前人人都读过的。没有《圣经》的知识几乎可以说是无法读懂西方公元以后的书,包括反宗教的和不涉及宗教的书,只有一些纯粹科学技术的书可以除外。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书与《圣经》无关,但也只有在《圣经》的对照之下才较易明白。许多古书都是在有了《圣经》以后才整理出来的。因此,《圣经》和古希腊、古罗马的一些基础书是必读书。对于西亚,第一重要的是《古兰经》。没有《古兰经》的知识就无法透彻理解伊斯兰教世界的书。又例如读西方哲学书,少不了的是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笛卡尔、狄德罗、培根、贝克莱、康德、黑格尔。不是要读全集,但必须读一点。有这些知识而不知其他,还可以说是知道一点西方哲学;若看了一大堆有关的书而没有读过这些人的任何一部着作,那不能算是学了西方哲学,事实上也读不明白别人的哲学书,无非是道听途说,隔靴搔痒。又比如说西方文学茫无边际,但作为现代人,有几个西方文学家的书是不能不读一点的,那就是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高尔基,再加上一部《堂·吉诃德》。这些都是常识了,不学文学也不能不知道。文学作品是无可代替的,非读原书不可,译本也行,决不能满足于故事提要和评论。

        若照这样来看中国古书,那就有头绪了。首先是所有写古书的人,或说古代读书人,几乎无人不读的书必须读,不然就不能读懂堆在那上面的无数古书,包括小说、戏曲。那些必读书的作者都是没有前人书可替代的,准确些说是他们读的书我们无法知道。这样的书就是:《易》、《诗》、《书》、《春秋左传》、《礼记》、《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这是从汉代以来的小孩子上学就背诵一大半的,一直背诵到上一世纪末。这十部书若不知道,唐朝的韩愈、宋朝的朱熹、明朝的王守仁(阳明)的书都无法读。连《镜花缘》、《红楼梦》、《西厢记》、《牡丹亭》里许多地方的词句和用意也难于体会。这不是提倡复古、读经。为了扫荡封建残余非反对读经不可,但为了理解封建文化又非读经不可。如果一点不知道“经”是什么,没有见过面,又怎么能理解透鲁迅那么反对读经呢所谓“读经”是指“死灌”、“禁锢”、“神化”;照那样,不论读什么书都会变成“读经”的。有分析批判地读书,那是可以化有害为有益的,不至于囫囵吞枣、人云亦云的。

        以上是算总账,再下去,分类区别就比较容易了。举例来说,读史书,可先后齐读,最少要读《史记》、《资治通鉴》,加上《续资治通鉴》毕沅等的、《文献通考》。读文学书总要先读第一部总集《文选》。如不大略读读《文选》,就不知道唐以前文学从屈原《离骚》起是怎么回事,也就看不出以后的发展。

        这些书,除《易》、《老》和外国哲学书以外,大半是十来岁的孩子所能懂得的,其中不乏故事性和趣味性。枯燥部分可以滑过去。我国古人并不喜欢“抽象思维”,说的道理常很切实,用语也往往有风趣,稍加注解即可阅读原文。一部书通读了,读通了,接下去越来越容易,并不那么可怕。从前的孩子们就是这样读的。主要还是要引起兴趣。孩子有他们的理解方式,不能照大人的方式去理解,特别是不能抠字句,讲道理。大人难懂的地方孩子未必不能“懂”。孩子时期稍用一点时间照这样“程序”得到“输入”以后,长大了就可腾出时间专攻“四化”,这一“存储”会作为潜在力量发挥作用。错过时机,成了大人,记忆力减弱,理解力不同,而且“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再想补课,读这类基础书,就难得多了。

        以上举例的这些中外古书分量并不大。外国人的书不必读全集,也读不了,哪些是其主要着作是有定论的。哲学书难易不同;康德、黑格尔的书较难,主要是不懂他们论的是什么问题以及他们的数学式分析推理和表达方式。那就留在后面,选读一点原书。中国的也不必每人每书全读,例如《礼记》中有些篇,《史记》的《表》和《书》,《文献通考》中的资料,就不是供“读”的,可以溜”览过去。这样算来,把这些书通看一遍,花不了多少时间,不用“皓首”即可“穷经”。依此类推,若想知道某一国的书本文化,例如印度、日本,也可以先读其本国人历来幼年受教育时的必读书,却不一定要用学校中为考试用的课本。孩子们和青少年看得快,“正课”别压得太重,考试莫逼得太紧,给点“业余”时间,让他们照这样多少了解一点中外一百年前的书本文化的大意并非难事。有这些作基础,和历史、哲学史、文学史之类的“简编”配合起来,就不是“空谈无根”,心中无把握了,也可以说是学到诸葛亮的“观其大略”的“法门”了。花费比“三冬”多一点的时间,就一般人而言大约是“文史足用”了。没有史和概论是不能入门的,但光有史和概论而未见原书,那好像是见蓝图而不见房子或看照片甚至漫画去想像本人了。本文开头说的那两位老前辈说的“书读完了”的意思大概也就是说,“本人”都认识了,其他不过是肖像画而已,多看少看无关大体了。用现在话说就是,主要的信息已有了,其他是重复再加一点,每部书的信息量不多了。若用这种看法,连《资治通鉴》除了“臣光曰”以外也是“东抄西抄”了。无怪乎说中国书不多了。全信息量的是不多。若为找资料,作研究,或为了消遣时光,增长知识,书是看不完的;若为了寻求基础文化知识,有创见能独立的旧书就不多了。单纯资料性的可以送进计算机去不必自己记忆了。不过计算机还不能消化《老子》,那就得自己读。这样的书越少越好。封建社会用“过去”进行教育,资本主义用“现在”,社会主义最有前途,应当是着重用“未来”进行教育,那么就更应当设法早些在少年时结束对过去的温习了。

        一个大问题是,这类浓缩维他命丸或和“太空食品”一样的书怎么消化?这些书好比宇宙中的白矮星,质量极高,又像堡垒,很难攻进去,也难得密码本。古时无论中外都是小时候背诵,背《五经》,背《圣经》,十来岁就背完了,例如《红与黑》中的于连。现在怎么能办到呢?看样子没有“二道贩子”不行。不要先单学语言,书本身就是语言课本。古人写诗文也同说话一样是让人懂的。读书要形式内容一网打起来,一把抓。这类书需要有个“一揽子”读法。要“不求甚解”,又要“探骊得珠”,就是要讲效率,不浪费时间。好比吃中药,有效成分不多,需要有“药引子”。参观要有“指南”。入门向导和讲解员不能代替参观者自己看,但可以告诉他们怎么看和一眼看不出来的东西。我以为现在迫切需要的是生动活泼,篇幅不长,能让孩子和青少年看懂并发生兴趣的入门讲话,加上原书的编、选、注。原书要标点,点不断的存疑,别硬断或去考证;不要句句译成白话去代替;不要注得太多;不要求处处都懂,那是办不到的,章太炎、王国维都自己说有一部分不懂;有问题更好,能启发读者,不必忙下结论。这种入门讲解不是讲义、教科书,对考试得文凭毫无帮助,但对于文化的普及和提高,对于精神文明的建设,大概是不无小补的。这是给大学生和研究生作的前期准备,节省后来补常识的精力,也是给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放眼观世界今日文化全局的一点补剂。我很希望有学者继朱自清、叶圣陶先生以《经典常谈》介绍古典文学之后,不惜挥动如椽大笔,撰写万言小文,为青少年着想,讲一讲古文和古书以及外国文和外国书的读法,立个指路牌。这不是《经典常谈》的现代化,而是引导直接读原书,了解其文化意义和历史作用,打下文化知识基础。若不读原书,无直接印象,虽有“常谈”,听过了,看过了,考过了,随即就会忘的。“时不我与”,不要等到二十一世纪再补课了。那时只怕青年不要读这些书,读书法也不同,更来不及了。


        很高兴,终于还有人看完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是这本书的第一篇,这4000之字,基本就可以做为我未来几年国学阅读的整体阅读策略了。这才是我一直想要达到的目标,把握事物的整体框架,主攻核心要点。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完之篇文章之后能跟我有相同的感觉。可以发表回复,说说自己的看法。

, , ,

评论:21

参与评论
  1. 回复 Czy 10/07/06

    感觉自己对很多自己为感兴趣的东西都是浅尝辄止。比如想了解哲学,就去图书馆找本简单的哲学书看,为求快,会选择通俗易懂的“哲学入门”书籍,殊不知这些都是“肖像画”。看了这篇文章,颇有感悟,这篇文章也绝不仅限于“国学”,基本所有的学科学习都可以这篇文章所讲的方法作为参考。我要是再了解哲学的话,我会选择写大师们的书。

  2. 回复 yisha7 10/07/07

    读原文确实很重要,比如我以前读《论语》,就发现孔夫子是个很有趣的人,而现在类似于丹的人都是把饭嚼碎了给人吃的感觉。近年来越来越觉得要真正认识中国的事情,还是绕不开要读懂中国古代的历史和思想。 博主的笔记很有启发,希望继续写下去。

  3. 回复 Inf_Erno 10/07/07

    我想知道博主年龄,这会有助于判断

  4. 回复 10/07/07

    写得很不错~

    右侧的“分享到”,弹出时,会在右侧边栏的下一层,Chrome浏览器。

  5. 回复 flyisland 10/07/07

    很有启发性,要学习研究某个领域,总有一些基础的、必须要掌握的知识和经历。”xx入门“知识也不是说不好,起码它等于一张基础知识地图。

    而且我觉得这个课题在科学和艺术是不一样的。研究科学当然要求学习相应的基础”知识“,但一般都不是最原始的”材料“;而对艺术来说,不管别人怎么告诉你某本小说、某首乐曲或者某副画是怎么怎么样,缺少亲身经历总是不够的。

  6. 回复 warm_shine 10/07/08

    读完此文对今后学科学习和国学学习有很大启发~ 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的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总是累积起来的。

  7. 回复 auto4man 10/07/08

    读完这篇文章后回想,只记得有一句话很深刻:读那些再不能被替代(分解)或者叫做源头的书。

    追本溯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从源头到主干再到分支,而现在我们需要从分支逆流而上。

    追溯一国民思维的风格,从他们从小开始接触的教育开始分析解剖从而得出他们思维的弱点,以及找到这种思维的必然穷途之地。 从而……

  8. 回复 seeksun 10/07/09

    对国学的学习和反思,首先必须有一个继承的过程,在继承后的反思和批判,原始的材料是学习的很好的方法,在某种意义上说,阅读原本就是和作者直接的对话,直接的交流,真正的了解,就是在自己的阅读体会上的思考。

  9. 回复 Animate 10/07/09

    为什么CHROME中,鼠标移到右侧 分享到 时,弹出后只要一动鼠标立刻就弹回,没办法分享啊。。。

  10. 回复 yuccatoo 10/07/09

    我不反对看原书,但要在一定的入门书之后,金老先生说的问题不是人们不知道读原书更好,而是在信息爆炸情况下觉得没那么大的需求或者目的不明,所以看入门书速成,然后浅尝辄止,所以应该强调看入门书再深入看原书,如果直接看原书,基本的概念都没有,误读错读必然不少,就是全读懂了,多半也只是接受一点主流思想,不会有独创精神的,相反看了入门在看原书可以有一个较高的层次去监视原书,而有自己的思想(原书好不好,今人评的对不对,是不是过时了,对自己有没有用),

    金老先生自己就说:“为了扫荡封建残余非反对读经不可,但为了理解封建文化又非读经不可。如果一点不知道“经”是什么,没有见过面,又怎么能理解透鲁迅那么反对读经呢所谓“读经”是指“死灌”、“禁锢”、“神化”;照那样,不论读什么书都会变成“读经”的。有分析批判地读书,那是可以化有害为有益的,不至于囫囵吞枣、人云亦云的。 “

  11. 回复 黑猫 10/07/10

    自己真没达到书读完了的境界。差得远了。

  12. 回复 christinawt 10/07/11

    很受用!谢谢楼主! 读书!读书!我要读书!

  13. 回复 余钟武 10/07/11

    现在才看到 后悔现在才看到 

  14. 回复 jingtian 10/07/24

    读书是为了受用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15. 回复 lotus 10/07/29

    以前喜欢读余秋雨的书,后来再也没读能到过其它人的类似书籍了。现在读到先生推荐的文章很是感动。现在的社会工作分工细化和各种信息挤压,我很少有时间去安静下来认真读书了。对于孩子的教育我很是赞同一定要读中国的古书,这是中华民族的精髓。我一直关注先生的博克,受益非浅,谢谢!!!

  16. 回复 abcd 10/08/05

    还读那些死书干什么?从现在的文明来说,相当于初中水平的东西。那《论语》一点家常话,研究过来研究过去,古代中国人的生命都耗在这种无聊的东西上面了,以至于现在落后挨打,还把它们当宝啊。

    • 回复 warfalcon 10/08/07

      to@abcd 你要知道中国5000年的文化,基本建立在儒释道三家的思想中,你了解中国文化的基本内容吗? 你说是初中文化,那你是否完整的阅读过论语、易经、道德经、金刚经呢?你能看明白吗?你能说明白吗? 批判一个东西之前,首先要了解,一听你的话就知道你连基础的东西都不了解。

  17. 回复 12812TY 10/08/05

    这样来看,所有的学习(读书也是一种学习)过程都是类似的 先把此项技艺(知识)的基本概念搞清楚(术语等等) 再就是把发展脉络搞清楚 依照着脉络制定学习的进程,每个进程的学习都要参照经典(对于读书就是经典著作) 循序渐进 然后学有所成

  18. 回复 washine 10/08/15

    我看完了。

  19. 回复 九蓠 10/08/20

    谢谢分享

  20. 回复 uesore 10/12/26

    我很感激,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引用:0

下面所列的是引用到本博客的链接
《书读完了》–读书摘录(1)国学阅读的整体策略 来自 战隼的学习探索

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